「盗墓笔记」,我来教你怎么拍男人间的感情

易发国际 www.e8365.com

2018-10-29

  当时吴宇森的小粉丝昆汀也在场  再说周润发。

  你会说,发哥怎么会有火。 他当年多拉风啊,影坛常青树啊。

  不,他也曾是票房毒药。   1980年,发哥靠《上海滩》许文强一角打响名号。

  转战大银幕,拍了《初一十五》《梦中人》《大香港》等电影,却反响低迷。   到后来,所有片方都会刻意绕开这个年轻演员。

  所以这种不忿,也在发哥心里烧。   吴宇森回忆:  拍到一段戏,小马哥在山上对豪哥说,我失败了三年,就是要等一个机会。   周润发突然说,这个也是我的想法啊,我想讲这句很久了。   因为有共鸣,发哥在《英雄本色》里入戏很深。   他甚至参与创作,提议加一场忆当年的酒吧戏。   因为,完全是他真实经历。   你记不记得有个场景是,我在酒吧里谈论我大佬豪哥。 整个都是真实的故事。

  我用自己编的台词,讲我的经历。

  而这场戏,也成了《英雄本色》的经典片段之一。   我发誓以后,再也不会让人家用枪指着我的头  如果一定要发哥用两个字来形容这部作品,应该是难得:  我在香港拍了七十部电影,只有《英雄本色》是一生难得遇上一次的好片子,七十分之一的机会。 我现在在美国一年只拍一部,就算拍二十年也只有二十部,而我可能再也碰不到另一个《英雄本色》。   确实。   男人戏这种粗砺的痛感、隐忍的爆发力,因为有体悟而难得。

  没想到香港的夜景这么美  这么美的东西,一下子没有了,真是不值得!  当年,两名曾经风光过的男人,都落魄着。

  都憋着一口气,要翻身。   要从看轻他们的人那里,拿回应得的肯定。   这是吴版《英雄本色》的心气。   但光有这种反骨心态,《英雄本色》还谈不上伟大。

  曾经有这样的观点:  它(吴版《英雄本色》)的伟大在于,早就突破了商业片的范畴,它更像是一部旧式的道德伦理片。

  所以,第二重反骨,是经典style的反攻。   发哥说:  在他(吴宇森)的电影中,他带来了很多过去的哲理  如杀手准则第一条,不杀妇孺。

  再如,江湖游侠式的爱情观。

  1991年《纵横四海》  《英雄本色》作为吴氏风格的开山之作,吴宇森对其教喻意义从不讳言:  看到1980年代迷失的年轻人,我有感而发,想拍摄一部描写亲情、友情等传统中国价值观的影片。

  我拍电影不是为了放进殿堂,但若能借影片提醒年青人对情义的重视,就算成功了。   商业片要赚钱啊。 老吴啊老吴,你还想输出价值观,还想逆势而动,说年轻人都不care的情和义……你累不累。   也就是吴宇森。

  商业喜剧出身,他懂包装。   把脑筋动在服装上:  除了设计发仔要穿大衣之外,人人都要穿大衣(港产片之前从不玩这招)。

导演的坚持很重要,当时穷得要命,但他说即使不修饰场景,都要做大衣。   服装指导余家安  据闻《英雄本色》流行后,港台、韩国等地大衣卖断货  通过视效,吴宇森把情义牌打得气势汹汹、浪漫拉风  这张牌,是男人侠义。

  要说英雄侠士,不齿于利。   吴宇森给小马哥设计的几个动作,就堪称影史经典。

  假钞,点烟。   高级洋酒,孝敬一条瘸腿。

  都以极屌的视觉冲击力,将人物轻利的个性表露无遗。

  要说英雄侠士,向来为义气所累。

  狄龙饰演的豪哥,就在亲情和友情之间挣脱不开。   为家人,他想洗白;为兄弟,又不得不再一次染黑。

(绝命毒师老白反反复复,玩的不也就是这个桥段么)  结果成全了大家,却断送了自己。   曾经有个说法:每个男人都能做小马哥,但几乎没人能成为豪哥。

  因为豪哥的人生选择里,只有他人,没有自己。

  这也正是吴宇森的英雄观:  我最向往的人物是古代的荆轲、聂政。 他们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 我佩服他们的地方不是他们的刺杀事迹,而是他们肯付出生命的代价去坚持的信仰,就是那种有义气的表现。

  ……可舍身取义过时啦,大佬。

  吴宇森的英雄大义反抗的,偏偏是一个利字当头,人心不古的经济大时代。   他借豪哥之口说:  时代变了,过去江湖侠士奉行的那一套侠义,不存在了。   豪哥被出卖,因为小弟为上位,向警察泄密。

  长辈被害惨,因为亲侄子为夺权,勾结外人。   小汪这个废物是我的亲侄子,居然连我也出卖  他勾结香港的新势力,企图谋夺我的生意  一切都指向一个利字。

  江湖道义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 这种生不逢时的英雄心气,让吴宇森塑造出小马哥、豪哥几个忠肝义胆的英雄,让他们朝着利欲熏心的世界开火,再慨然赴死。

  《英雄本色》的伟大正在于此:  你们尽管精打细算,见利忘义,用利益衡量一切好了。   这个时代不是我的。 但我有我的义,我有我的style。

  这,才称得上唯大英雄能本色,是真名士自风流。   其实,现在再回头看,30年来这种旧式价值观,一直在过时。   但也奇怪,它从未消失。   《英雄本色》从表面上看,在说一种流失的江湖范儿,一种男人间讲原则、讲大义的阳刚范式。   而说回电影市场,又何尝不是一种轻利重义的创作心气  再看《盗墓笔记》,Sir也并不觉得,男人间的故事,就应该直男。

  性向选择的自由,从来都不是电影的局限。   可直男也好,卖腐、基情也罢。

  都不应该是这种无病呻吟,故作小儿女。

  这种你摸了我的胸,我勾了你的手。

  这种你调了我的小情,我还了你的小意。

  这些不是情谊,不是经历,只是段子。   这里面没有传统文化,没有精神家园,也没有时代烙印。

  充其量,不过是浮在时代表面的一些可笑泡沫。 但,也不好笑。   Sir不反对浮于表面的流行。 所谓货卖一张皮,有时,那些的确是营销的优势助力。

  但沉在下面的,才是心气,才是一部好电影真正的发动机。   然后,才有了三观、剧本、拍摄、剪辑和演员的演绎。   前面说了那么多,正是因为Sir相信。

  一个有心气的导演、编剧,绝不会随便搬一个过家家的故事,给观众看。   与其看那种纯金打造的翔,还不如重温一次实打实的《英雄本色》。   让我们看看,到底什么叫: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   看看,真正的电影人,可能被现实打得鼻青脸肿……  但死也不想放弃的东西,到底是个啥。